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的区别

人类使用烟草的历史非常久远,早在4000年前,居住于今天墨西哥的玛雅人已开始了烟草种植和吸食。当时的拉丁美洲人还处于采集和狩猎为主要生产活动时期,人们在摘尝植物时,尝到烟草辣舌,有醉人香气,能提神解乏,把它当作刺激物。但咀嚼次数多了之后,渐渐成为一种嗜好,烟草的种植及吸食由此便迈出了进入人类生活的第一步。

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的区别

在1600年代,烟斗和雪茄在欧洲开始迅速蔓延,在当时,烟草的引入引发了不同意见,有些人将烟草视为药物,也有人认为烟草是具有成瘾性的有毒物质

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烟草消费”,从1880年开始进入到了全新的爆发时代,因为“卷烟机”的发明,使香烟的生产变得更加容易,不需要像雪加那样全部依靠手工制作,卷烟机可以大批量生产香烟,奠定了烟草公司发展壮大的基础。

但在当时,烟草并非只用于制作卷烟,在1763年,烟草首次作为“杀虫剂”,因为人们发现,烟草加工出来的液体可以有效杀死害虫。时至今日,一些养花人士的杀虫方法依然是用烟蒂浸泡出的液体来喷洒植物。

那么烟草为何会使人上瘾,又能杀死昆虫呢?

在1828年,来自德国的医生Wilhelm Heinrich Posselt和化学家Karl Ludwig Reinmann首次从烟草植物中分离出“尼古丁”,并将其确定为有毒物质。到19世纪末,立法者已经开始意识到尼古丁的有害作用,在1890年通过了法律,禁止商店向未成年人出售含有尼古丁的产品。

直到1964年,美国外科医生在一项研究中将吸烟与心脏病和肺癌联系起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1994年才正式承认尼古丁为产生依赖性的药物。

所以,人类历史上的烟草消费其实也就是“尼古丁消费”,直至电子烟的出现,才将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彻底剥离开来。

“人们因尼古丁而吸烟,却死于焦油。”

——英国医学家 Mike Russel

尽管目前医学上已经确认,尼古丁并不会致癌,但由于其本身具有很高的成瘾性,会使人由此吸食烟草,所以尼古丁往往成为了公众们印象中的健康杀手,而真凶——焦油却鲜为人知。

所以,世卫组织提倡使用“尼古丁替代法”来使吸烟者戒烟,在获取尼古丁的同时,又避免焦油和烟草燃烧所产生的其它有毒有害成分和致癌物对人体造成伤害。

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的区别

其实早在电子烟发明之前,人们就对尼古丁与香烟的关联性做出了大量的实验。

1998年,医学专家们进行了一项临床实验:“大剂量经皮尼古丁抑制随意吸烟期间的尼古丁摄入”,来研究皮下摄入尼古丁对于吸烟者的效果。

(1)实验选择了11名吸烟者,分别给予安慰剂或每天21mg、42mg、63mg的经皮尼古丁摄入量,同时允许受试者可以按照正常的习惯吸烟。

(1)https://pubmed.ncbi.nlm.nih.gov/9864279/

研究发现,受试者在有了经皮尼古丁摄入后,通过吸烟来获取尼古丁的数量明显下降,每天吸烟数量从平均17.2支下降到12.7支,每支香烟的尼古丁摄入量也从2.5mg下降至1.6mg。而且经皮尼古丁摄入量越大,通过吸烟来获取尼古丁的比例就越少,每日经皮尼古丁数量21mg、42mg、63mg,分别对应从烟草获取尼古丁的数量下降了10%-40%,由此也佐证了人吸烟只是为了获取尼古丁,烟民通过其它方式获得尼古丁补充,对于吸烟的欲望也会降低。

那么,吸烟者每天需要摄入多少尼古丁呢?

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的区别

1984年,医学家们同样进行了一项临床研究,采用静脉输注尼古丁后获得的代谢清除率数据以及当受试者吸烟时24小时内获得的血液和尿中尼古丁浓度数据,估算22名受试者的每日尼古丁摄入量。

(2)https://pubmed.ncbi.nlm.nih.gov/9864279/

最终得出吸烟者尼古丁的平均每日摄入量为37.6 mg(+/- 17.7),但受试者之间个体差异很大有的人只需要10.5mg,而有的人却需要78.6 mg

另外,研究发现男性比女性代谢尼古丁更快,但却在尼古丁的每日摄入量上并没有差异。摄入量与每天吸烟的相关性极强,每支香烟的尼古丁摄入量平均为1.04 mg

常规的尼古丁替代真的会使烟民少抽烟吗?

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的区别

吸烟表面上看是吸烟者点燃烟草获取尼古丁的一个过程,但其实还包含着许多心理学方面的因素。

就像有的时候你明明没犯烟瘾,体内并不缺乏尼古丁,但你还是会点燃香烟,哪怕并不去吸,只是放在烟灰缸里或者夹在手指间,你也会得到一种心理上的满足。

1990年,医学家们同样做出了一个相关的实验,通过静脉注射尼古丁来观察是否会对对吸烟的欲望产生影响。

(3)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203896/

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的区别

实验中有八名受试者接受了14小时的尼古丁静脉输注,剂量达到平均33.1mg,对照组采用了生理盐水作为安慰剂,受试者在实验中均可根据需求吸烟。

实验发现,除了一名受试者之外,其余的人都降低了通过香烟摄入的尼古丁数量,从4.0%51.2%,平均值为24.6%

虽然通过香烟摄入尼古丁的数量下降了,但对受试者的烟量却并没有显著影响,也就是说,受试者依然会和平时一样点燃香烟,但并不会吸那么多口,甚至点燃后并不吸入。

除此之外,静脉注入尼古丁与吸烟获取尼古丁一样,都会增加心率和血压,在24小时候代谢程度相似。

实验得出结论,对于吸烟者来说,吸烟已经超越了简单的获取尼古丁的范畴,同时受到心理的影响和行为习惯的影响。

电子烟造就的“尼古丁消费”

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的区别

电子烟的出现,将“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彻底剥离开来,也就是说,吸烟者对于电子烟的消费目的只是为了获取尼古丁。虽然尼古丁替代产品有很多种,包括世卫组织极力倡导的“尼古丁贴片”、“尼古丁口香糖”等,但这些产品由于缺乏了对使用者心理需求方面的满足,所以并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规模性消费。

换句话说,吸烟者即使是贴着尼古丁贴片,嚼着尼古丁口香糖,甚至挂着尼古丁吊瓶,但在心理上依然想点燃香烟。

尼古丁的获取途径多种多样,但电子烟由于同样带有烟雾(蒸汽),保留了吸烟者早已养成的使用习惯,所以对于烟民来说,电子烟比其它尼古丁替代品相对来说更加符合自己的使用习惯。

烟草消费与尼古丁消费的区别

人们因为香烟而染上尼古丁依赖时,以前只能通过烟草来获取,但电子烟出现后,吸烟者获取尼古丁的渠道就多了一种,所以说电子烟是对传统烟草消费的细分或者剥离,也注定了电子烟的发展道路充满了崎岖与坎坷。

就像国际烟草巨头菲莫国际凭借着 iqos 来大举推进新型烟草业务一样,有的时候新的时代和新的消费模式终究会到来,与其排斥不如接纳。

当你可以为了尼古丁而买单时,你是否还会消费烟草呢?

电子烟和其它尼古丁替代产品,只应作为吸烟者的烟草减害工具,未成年人、青少年及非吸烟者请远离“尼古丁消费”。

本文转载自蒸汽新势力,只做主题效果测试使用,本文观点不代表电子烟立场。